感謝徐講師的無私分享,後學順手補上字幕,跟大家分享,讓我們一起加入易經生活的行列。

先來國語版的

再來是閩南語版

易經:六十四卦卦名追想曲
八八衍化六十四
次序文王來治理
乾坤首開基
屯 (尊) 蒙需訟師
比小畜兮履泰否 (皮)
同人及大有
謙豫和樂隨
蠱臨觀 (冠) 兮噬 (事) 嗑賁 (必)
剝復無妄大畜頤
啊…… 大過坎離三十備

咸恆遯 (遁) 兮及大壯
晉與明夷家人睽
蹇 (減) 解兩相依
損益夬 (ㄍㄨㄞˋ) 姤 (ㄍㄡˋ) 萃
升困井革鼎震起
艮漸及歸妹
豐旅巽 (ㄒㄩㄣˋ) 說 (悅) 而
兌渙節兮中孚至
小過既濟兼未濟
啊…… 是為下經三十四

感謝天恩師德、白水聖帝、不休息菩薩大德,道場栽培,以及各位前賢不棄,後學今年學習大學(一)(二),簡要分享傳題用的簡報,希望能拋磚引玉,互相學習。若有不圓滿的地方,叩求仙佛慈悲赦罪,各位前賢多多包涵。

註1:其實很多個人認為傳題時要講的重點,都寫在演講者備註中。主要是因為教綱是希望以朱子版為主,但後學也希望能融入一些修辦道性理心法的部分,所以除了「四書補註備旨」外,有放入一些呂祖在「大學淺言新註」的內容,不過這部分僅供參考,請使用的前賢自行斟酌。

註2:有幾頁是有動畫的,若無法順利播放,那可能要用Apple Keynote開啟吧XD…

註3:(2018補)PPTX下載(點我下載)

晚上開車在回家的路上,小朋友突然很高興的呼喊著:「把比您看,有紅色的大太陽耶。」抬頭仔細一看,原來是新架設的路燈啟用了。

搬來這的十多年來,晚上回家時總是覺得河堤這段路有點暗。尤其是快到社區前的這一段,因為樹木繁勝,加上沒有路燈,就算是老馬識途的我們,即便滿月高高掛,靠著汽車的大燈行起車來還是要很小心。若是晚上辦道的話,多少都會聽到來幫忙的道親提起沿路較暗的話語。所以剛決定要設壇正晏佛堂時,陳講師一直擔心會不會因為這樣而影響了道親們回來的意願。可是設置路燈是公共建設的事情,我們一介平民實在也沒什麼力量能做什麼。

感謝天恩師德、老前人白水聖帝、前人老不休息菩薩的大德庇佑,就在正晏佛堂設壇日的某一個週日,我們如同往常地在河堤運動,突然看到一根根的柱子矗立在河堤人行道旁。再仔細一看,原來是路燈啊。問了左右鄰居才知道這是為我們鄰里所架設路燈。天阿,十年了,就在佛堂要安座的前幾天,路燈您終於來了。有時候想想,老天總是默默的撥轉,讓我們這群白陽弟子能夠無後顧之憂的安心學修講辦。而佛堂安座後的這幾天,陳講師還在想「再過幾天佛堂的明德班就要開班了,明德班上課又是在晚上,若路燈尚未啟用,暗暗河堤路,來佛堂上課的前賢們的安全總是令人擔心」。今天路燈亮了,真的除了感恩、還是感恩阿~

行筆至此,想起了師母老大人紀念歌中的一首「月光」,歌詞是這樣寫的:

日西沉 月東昇 大地一片好安寧
Sunset west, moonrise east; The earth is tranquil and still.
黑夜中 一輪明月一盞燈
A bright moon; Beacon on a dark night.
天邊月 放光明 照亮歸人的旅程
Moon (above the horizon) emanating brightness, Lighting the path of return.
暗地裡 一片玉壺透冰清
In darkness, shining through a jade pot as clear as ice.
憑窗望前塵 踽踽獨行 步步堅定
(Against a window,) gazing back in time; Alone, walking, each step firming.
月光在茫茫中 溫暖著寒冷
Moonlight in vast emptiness; Warmth in frigid cold.
夜來風幾聲 怡然至性 了然至情
Sound of wind at night; Content with ones innate abilities.
月光在動蕩中 撫慰著不平
Moonlight amidst turbulence, providing comfort
四下空寂靜 露滴晶瑩 天籟細聽
Stillness all around, drip of sparkling dew; (Carefully) listen to nature’s sound
月光在浩瀚中 指引著群星
Moonlight in vast emptiness; Guiding sentient beings (guide star for the masses)
真愛賦詩韻 一身化成 無限生命
True love writes poetry in rhyme. Fully transformed, life is boundless.
月光在默默中 訴說著永恆
Eternal moonlight in the midst of silence

每次聽首歌,總是能讓心有無比的寧靜,很舒坦、很安心。師母的隱德是如此的大,是如此默默的呵護庇佑著我們。就像黑夜中的一輪明月、一盞燈,天邊的月亮,綻放光明,照亮了歸人的旅程。感謝師母老大人~不論是您老的大德、或是有形的天邊明月照亮著我們、或像路邊的一盞明燈,總是指引著我們一條明路、一條回家的路。

過了今晚,是否就不一樣了?還是跟以前一樣,早上起床、吃飯、工作,晚上洗澡睡覺。一覺醒來,會有什麼不一樣嗎?其實一點也不知道。

今晚過後,早晚獻香,由原本的明明上帝五炷、諸天神聖三炷、灶君一炷,改成明明上帝五炷、諸天神聖三炷、彌勒祖師三炷、南海古佛三炷、灶君一炷。還有哪裡不一樣了嗎?其實一點也不知道。

其實是知道的。只是,時間沒有到,怎知道實際做的時候是怎麼一回事。知道,也不知道。不知道,卻也是知道。算是我腦袋打結在繞口令吧,呵呵!

在打算成立正晏佛堂開始,至今也有三百多個日子了。三百天,七千兩百個小時,四十三萬兩千分鐘,兩千五百九十二萬秒。如果說念頭是電光火石,短短不到一秒的時間裡,可能就有數萬個念頭轉過,那這兩千五百九十二萬秒中,到底動了多少個念頭,那也真是數也數不清了。也許有很多前賢會認為,正晏佛堂的成立,這些壇主們是如此的堅定、篤定,真是勇猛精進阿。但在這夜深人靜的時候,後學要自己深深的懺悔,三百多個日子裡,恐怕少說動了一百多次不想成立的念頭。是阿~有三分之一的日子,自己是如此的脆弱、想逃避、或許偷懶一下也不錯、或是不變應萬變、或是…嗯~(   )空白,自己填。

以前孔子有個弟子名叫”閔子騫”。有一天,他的其他師兄弟看到閔子騫時,問閔子騫說:「你剛開始,來聽老師的道理的時候,看你臉色鐵青,愁容滿面,看你的人很不舒服,好像生病。最近看你的臉都豐潤起來,看你的心情很好,到底是什麼原因?」閔子騫回答說:「我喔,來聽老師(孔子)的道理,感覺這個道理很好,我就想要學這個道理。但是學校放學我去到外面,看人家穿得這麼漂亮、看人家吃得那麼好、看到人家在享受,我很羨慕,就想說,我們若來享受多好。不過隔天再到學校讀書,再聽老師的道理,老師課堂上說這樣是不可以的,人不要貪欲等等這樣的。我就想說要學道理,現在到了外面又想要享受…要命了,這個道心和這個欲心,兩個心在打仗、相爭。這個欲心和這個道心,戰得心裡亂糟糟的,我整個人快要不能控制,煩惱到睡不著、吃不下,愁容滿面、臉色發青,到底是要學道好?還是要來享受好?這樣沒有結果的掙扎了很久。不過還好還好,我現在深入老師的道理之後,現在才知道,知道道的寶貴。我現在將這個俗心、貪欲的心放掉。我已經道心戰勝了這個欲心。所以我現在心一清,臉色就豐潤,才感到人很快活這樣說。」

用我們的道心來戰欲心,這就是修行的功夫。我們在法會立的其中一條愿就是「重聖輕凡」,期望著我們能學習,把聖事看重一點,把凡事看淡一點。慢慢的、逐漸的、或快或慢,但卻持續的堅定自己的道心來實踐重聖輕凡。大學淺言新註有這麼一段話:「所謂致其知在格物者,心有所貪慾而性辟焉,心有所嗔忿而性塞焉,心有所癡奢而性蕩焉,心有所愛妄而性遷焉。」…「是故君子慎心物於隱微,遏意惡於動機。」老前人也對後學們勉勵過:「修聖人之道,多一分涵養與鍛鍊工夫,便多精進一分道功」…「一日間斷一分工夫,便減一分道功;日損月減,不但聖人道氣日消,且道氣欠虧之結果,勢必至與凡夫無異,甚且將去禽獸不遠矣!」換言之,每日的起心動念的不同,就造就了不同的成就。就某方面來說,或許是有這麼一點點慶幸。慶幸這一百多次不想成立的念頭,並沒有化成行動。

感謝天恩師德,老前人、前人大德,感謝這段日子對正晏佛堂籌備多方幫助的各位前賢。謝謝各位點傳師的慈悲厚愛與無私的幫忙,謝謝劉講師、謝謝張講師、謝謝陳講師、謝謝施講師…,謝謝大家。

過了今晚,是否就不一樣了?其實後學不知道。一覺醒來,起床、吃飯、工作、洗澡、睡覺。或許依舊一樣。也許,真的不一樣了。

頁次: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